首页>保险资讯>3万亿养老保险资金沉睡 保值增值制度亟待明确

3万亿养老保险资金沉睡 保值增值制度亟待明确

2020-01-08 17:48:06 分类:养老险    

  在广东委托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养老金投资的成功经验基础上,养老金委托投资试点有望进一步推进。新设投资运营机构统一投资管理也一度被纳入计划当中。如何将这笔沉睡的资金唤醒,在稳健投资的基础上尽可能获得理想收益,制度安排亟待明确。

  在养老金改革过程中,如何将池中的存量资金盘活并推进保值增值的方式多样化,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目前,国内养老金的保值增值,社保基金、企业年金是最主要的投资主体,二者数年来取得的收益也被认为可圈可点。机构人士认为,未来企业年金需配置更加多元化的投资品种,尤其要增加预期收益相对较高的投资品种。

  企业年金收益波动较大

  养老金投资的两部分数据,正在牵动基金、保险(放心保)行业关注养老金保值增值的神经。人社部发布的2007年到2013年全国企业年金基金业务数据显示,企业年金的投资收益率表现出较大的波动性,加权年收益率分别为41%、-1.83%、7.78%、3.41%、-0.78%、5.68%、3.67%。机构人士认为,一方面,《关于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个人所得税有关问题的通知》的效应显现出现滞后期;另一方面,企业年金需要配置更加多元化的投资品种,尤其需要增加预期收益相对较高的投资品种,如可考虑增加一级市场对新股的投资比例。

  现阶段,企业年金在资产保值增值等方面的需求已经逐步显现,而将投资适度多元化以分散投资风险的尝试也已开始。2013年3月,人社部出台了《关于扩大企业年金基金投资范围的通知》,将保本型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特定资产管理计划及基础设施债权计划等投资品种纳入年金投资范围,开启了企业年金另类投资的大门。而更多深层次的制度设计也在推进当中。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日前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年会上表示,未来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模式不外乎四种模式:一是借用省级社保机构,作为委托人委托给金融机构;二是在省级成立一个法人治理结构,由其委托给金融机构;三是模仿广东将千亿资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四是建立一个新的投资机构进行操作。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部主任詹余引20日表示,投资目标对养老金机构最重要的是支付,长期投资是养老金机构区别其他机构的最重要的特点,投资不仅必须考虑这一代的收益,还要考虑下一代的收益。在投资者对象和投资者选择上面,要优先投资那些具有可持续价值的机构。

  社保基金投资经验“可复制”

  社保基金理事会是养老金保值增值方面的另一路径。2012年,经国务院批准,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受广东省政府委托,将投资运营广东省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存资金1000亿元,委托投资期限暂定两年,新增资金被较多地配置到了固定收益类产品中。2014年委托到期后,累计投资收益接近百亿元。

  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率一直较为稳定。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社保基金投资收益696亿元,收益率达到6.29%,高于同期通货膨胀率3.69个百分点。而从以往的战绩来看,2011年至2013年,社保基金会管理的基金规模从8377亿元增加到11943亿元,其中,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权益从7811亿元增加到9925亿元, 受托管理的其他基金权益从566亿元增加到2018亿元。

  目前,社保基金的投资范围涵盖了包括境内实业投资的股权投资、信托产品、产业投资基金以及境外投资等多个领域,受托管理天津等9个试点省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基金。投资范围已从建立初期主要投资银行存款和国债,逐步扩展到股票投资、债券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3大类,基本涵盖了养老金通常可投产品。投资领域也从单纯的境内投资发展到境内、境外两个领域的投资。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广东方面人士处获悉,上述1000亿元资金在其与广东方面委托投资协议生效的两年期间,投资收益率超出双方协议约定的收益率水平,也跑赢了CPI。有鉴于此,广东省正在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商议延续委托投资的相关事项。而其他地方养老金委托投资试点有望参考广东的经验进一步推进。

  而养老金投资的另一方面改革还有待推进。此前也有建议在“广东模式”外,建立中央一级新设投资运营机构统一投资管理,但后续并无实质举动。

  “沉睡”资金有待“唤醒”

  近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表示,目前社会保障基金在养老一项上有12000亿元的基金规模,相对于全国养老基金的积累制和未来需求来说杯水车薪。此外,养老保险资金结余累计规模超过3万亿元,如果把其中可投资部分配置到基金化管理和投资,改变现在只在银行和国债领域当中的状态,将带来市场资金流和基金化投资上的巨大变化。

  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此前表示,养老保险资金结余因受投资渠道的限制,收益情况并不理想,人社部一直在研究投资运营的问题,养老保险的顶层设计正在进行,其中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也是顶层设计当中重要部分,但是要和整个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和完善相联系。他表示,与投资运营关系密切的个人账户制度完善、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政策等问题,都正在研究当中。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3万亿累计结余目前尚未被充分利用,有必要将这笔“沉睡”资金“唤醒”,尝试审慎适度的保值增值方式。

  工银瑞信基金公司总经理郭特华认为,企业年金近几年的投资范围有限,遇到股票和债权齐跌的时候,则回天乏术,未来的投资范围有待进一步扩展,如增加海外投资,以分享其他国家的收益,减少波动性。

  郑秉文认为,面对潜在的风险,养老保险制度一定要引入市场因素,养老基金管理公司的存在是必须的。而如果投资生态环境不好,渠道再宽、资金再多,也无法盘活市场,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养老金,更需要优良的投资环境。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谢旭人表示,2014年将继续发挥固定收益产品对稳定基金收益的基础性作用,增强境内股票委托投资的主动性和灵活性,积极优选实业投资项目,争取拓宽投资范围,增加结构性基金投资,并加强境外投资管理,优化投资结构。

  分析人士指出,在养老金投资方面,不论是企业年金还是社保基金,都应当严守谨慎投资的态度。如在另类投资成为保值增值选项之际,也需认识到其中PE、风投、并购等背后的高风险。而已经相对成熟的基础设施债权计划和信托计划,也依然存在信用风险,在选择的时候需要经过非常严格的前期论证,在“稳健”的大前提下获取合理收益。

  (本系列完)

相关资讯